2017a    

黃瑞元木雕唯我獨尊 75x43x70cm    1993年收藏

 

   

    ❤ 雞鳴喜報豐收年         ❤ 雞鳴又報萬家春

 

 

 

人生的低潮往往能發揮藝術創作的極大值。承襲客家人「硬頸」特質,黃瑞元堅韌走過生命的幽暗,以清

明的心梳理人生脈絡,如實刻畫生命的本質。

出生在苗栗銅鑼小鎮的黃瑞元,國中畢業即被父母送去學漆技。不過,一成不變的塗漆動作,讓性不喜做

重複工作的黃瑞元深感無趣,因此,父母再度將他送至三義學木雕。「木頭的個性很強,你必須要順著紋

理雕,否則它就裂給你看……。」面對具挑戰性的木頭,黃瑞元感到樂趣無窮!

早期三義的木雕多銷往日本,刻的多半是動物、屏風、果盤等家用品,二、三年後,黃瑞元不但馴服了木

頭,更已掌握雕刻技法,但日復一日刻大同小異的的作品,挑戰感頓失,他又覺得索然無味。「難道我要

一輩子刻外銷品嗎?」黃瑞元的內心不時出現這個問號!為了調和失落感,他利用晚間開始創作。

某日,朋友帶黃瑞元去參觀國立藝專(台灣藝術大學前身)的畢業展,希望能從中獲得藝術的啟發。然而

,黃瑞元見到的是失望的震撼!因為,對於從未接觸過西洋美術的他,看到來自《聖經》、希臘神話、羅

馬神話等演繹出的畫作,當場傻了眼,心裡掠過「完了!沒路走了!藝術離我太遠了!」的慌亂。「我不

知道誰是夏娃、亞當、大衛,我完全看不懂畫中的意涵。」黃瑞元回憶說。

是李梅樹教授為三峽祖師廟的藝術堅持,讓黃瑞元對藝術重新燃起了希望。「我見識到,原來人可以為了

一件事,用一輩子的心力去完成,那個堅持與專注的態度影響我很大。」不久,黃瑞元去參觀朱銘的太極

系列展出,也因對大師的尊崇,曾短暫擔任朱銘「太極系列」的助手,爾後更變法獨創鍊鋸「雲拖」刀法

不過,他發現當鋸子、刀斧一下到木頭身上,動作即停止。對於將木雕視為生命一部份的黃瑞元來說,

木雕的關係是間斷的,心裡不禁升起「生命好像不該如此」的問號。


他從朱銘的作品中反思:「自己的生活經驗、情感經驗是什麼?」開始回溯生命的源頭,找尋創作的元素

,而更拓寬了創作之路。

就在此時,早年工作的積勞,讓黃瑞元的肝臟出現了病狀。「我還有多少日子呢?假如只剩三、五年的時

間,我該如何活得更精彩呢?」經過思考後,他決定將剩餘的體力給木雕。「旋風系列」與「舞台系列」

就是黃瑞元從生命谷底回溯、探究生命意義的作品。在這兩個系列中,外在的型塑是內在情感的釋出,而

雞造型的經常出現,是黃瑞元為自己的生命經歷覆以藝術表現的結果。

小時候,餵雞是黃瑞元的工作。上學前餵完雞,就將牠們放出去,放學後,常因為貪玩忘了雞有無回雞舍

,在父親追詢下,黃瑞元總是摸黑到雞舍,一一抱著雞數數兒。「冬夜裡,雞的體溫好暖和!」與「雞」

的情感遂成了不可割捨的記憶,成為創作的元素。除此之外,「雞」也具有生命與社會角色的象徵意義。

頭上有冠的公雞,代表的是男性,牠的喙如鷹,意指一家之主需剛強如鷹,肩負保衛家人的重責大任!

此外,小時在山谷裡放牛時,耳裡聽的峽谷呼嘯的風聲、眼裡見的行雲、流水、漩渦等自然現象,也都形

成了黃瑞元的「旋風系列」題材。創作〈風〉時正處於生命的低潮期,黃瑞元渴望生命的綿長與如旋風般

強有力,同時也表達生命具有可移動的力量。他為作品特別漆上黑色與紅色,陳述生命有痛苦與灰暗,卻

也有其活潑與熱情。另者,在雞的頭部,黃瑞元保留了原木色的光亮,意喻不管處在任何逆境,生命仍有

希望與光明。

  
哲學家培根曾言:「藝術是人與自然相乘」。黃瑞元以自身出發,探索自然與生命的本質,以自己的作品

應合了這句名言。/ 摘錄大宇宙能量

2005年第九屆「裕隆木雕金質獎」黃瑞元創作的「江山」從參賽的一百零四件作品脫穎而出奪得金質獎

 

 

 

 據說有些親朋好友們用 Line 看格子時,相片和文字無法放大並擠縮在一側,歡迎親朋好友們使用桌上型

        電腦,相片文字版面會較優喔!

❤     謝謝大家的捧場! 

 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轉彎 . 小角落

哲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